TXT下书>军事历史>晚唐浮生>第十章 打法

通往西使城的道路上,大群牧民正在南下。

王遇板着一张脸,好像谁都欠了他几吊钱一样。部将们都知道王军使心里不顺,因为大帅给了新泉军使杨悦一个新任命:东南路诸军都指挥使。

按照详解,杨悦可以指挥包括新泉军、定远军、会州州兵、拓跋部、会州蕃部、阴山蕃部在内的全部人马,甚至就连会州当地的夫子、土团乡夫都在他辖下。

定远军有七千五百众,新泉军才四千众,这杨悦到底走了什么门路,得授如此重任?

不过军令既下,王遇也没什么话说,就是心气不顺罢了。在杨都指挥使的命令下,定远军主力开始南下,拓跋部、阴山蕃部充当临时辅兵跟在后头,押运大量粮草、器械,到西使城那边去筑城。

那里已经被打下了,斩杀吐蕃贼寇七百人,自己的伤亡只有一百多,可谓大胜。但王遇不这么看,一是占了偷袭的便宜,第二死的可是自己的骑兵!让骑兵暗夜奔袭,然后下马步战,王遇很心痛。

缺骑马步兵!

大军行走在山间河谷地上,两侧的丘陵缓坡上,左边是鸊鹈泉庄浪氏、可敦城浑氏的牧民,右边是白道川契苾氏、山南哥舒氏的牧民,藏才王氏的骑兵在最前面开路。拓跋部一万余人则在后面,大车小车,满载粮草和筑城物资。

从会州往南,地形就越来越复杂。除了有大片的开阔河谷地外,到处都是绵延的丘陵。丘陵间千沟万壑,森林、山泉、水涧、草场星罗棋布,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藏下不少人马的。

横山那边就是如此,党项人农耕之余,也在缓坡、丘陵上放牧牛羊。山间有河流、小溪,有草场,林木茂盛,对游牧民族来说,生存下去不成问题。

王遇不敢怠慢,让四部牧民赶着牛羊,在两侧山间放牧缓行。不用跟上大军的速度,慢慢走就是了,晚上还可以按照各自的规矩扎营驻留,白天继续走,一边走,一边搜索有无吐蕃人藏在山间,威胁山下河谷平原上的大军。

“这破地方,该让横山党项来的!”王遇恨恨地一甩马鞭,怒道:“横山党项,就只会给大帅进献女人么?”

部将们闻言纷纷将头转向他处,当没听见。

不过军使说得也没错,这地形,与延州那边有得一拼,可能就是雨水更多,林木更茂密,草场更肥沃罢了。

这时候,需要大量横山党项的山民啊。他们在山间健步如飞,有些动作让人看得叹为观止,天然适应这里的环境。而且他们在山里放牧的马,也挺适应爬坡的,与在一马平川的地方培育出来的马完全是两回事。

这当口,如果能有两万山地步兵,基本上高枕无忧了,大队主力可以放心地沿着河谷平原开进,不用担心后路,甚至还可以反过来威胁吐蕃人的后路。

定远军都虞候蔡松阳自动过滤了王遇前面的抱怨之语。

还好副使李一仙在后面督促拓跋部的辎重大队,没听到刚才那话。他与邵得胜两人,与大帅的关系太铁了,据说少年时便一起偷鸡摸狗,从军后又双双当了他的亲随,几乎穿一条裤子。若是被告一状,再让没藏氏、野利氏知道了,王军使可就招人恨了。

“军使,刚才斥候来报,魏将军那边又打退了一次吐蕃人的进攻,斩首三百余级。抓了几个俘虏,一问是昑屈部的,他们应是感受到压力了。”蔡松阳策马靠了过来,汇报道。

都虞候掌军法、军令、游骑、斥候等,也会给一军诸将建议行军路线,相当于后世参谋制度盛行时的联络参谋、情报参谋、行军参谋的综合体,是一支军队里的第三号人物。

“咱们之前一直在东边的祖厉河那边使劲,让闾马部焦头烂额,这次突然转攻官川河,毫无征兆,昑屈部应也是措手不及。”王遇闻言一笑,道:“不用管他们,咱们继续前进。离西使城还有多远?”

“还有五十余里。”

“让两边的阴山蕃部盯紧点了,不能出岔子。”

“遵命!”

大军继续前行,两日后顺利抵达了西使城。还好,中途没出任何岔子。

两侧的山间好像爆发了战事,但昑屈部才多少兵?王遇并不认为那些阴山蕃部应付不了昑屈部的散兵游勇,何况大帅还支援了他们不少精良的刀具、长矛、皮甲、箭矢。

“筑城!”王遇大手一挥,拓跋部一万多男女老少来不及卸粮,立刻被驱使着去修缮破损严重的西使城。

辅兵们当然也不可能闲着,他们一边派人去周边砍柴、割草,一边从大车上卸下粮食、军资,分门别类放好。

渭州的春季,雨水不少,可得做好防潮工作。

******

大虫喘着粗气在山间奔走着,箭囊里一共带了二十枝箭,从昨天打到现在,全都射空了。而今能依仗的,也就只有手里的一把刀。

树林子后面又响起了呼喝声。

很快,十余骑转了出来。他们头戴皮帽,穿着皮裘,说着自己半懂不懂的语言,骑术不错,箭术也可以,让他应付得分外头疼。

作为通颊(斥候),大虫对自己的本事一直很自傲,部落长老同样很看重自己。住着宽敞的帐篷,有酒喝,有肉吃,部落里的女人还频频对自己献媚,这就是勇士的待遇!

但他遇到对手了。

对手说的话,听着像党项语,但总觉得不完全是,难道是百余年前逃到唐境草原上放牧的党项后裔?

大虫觉得自己的猜测


状态提示:第十章 打法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